• 12岁女孩疑遭家暴常旷课 邻居称半夜听到喊救命

  • 发布日期:2021-07-20 22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日,住在三泉路的陈女士拨通了本报114新闻热线,陈女士表示,小区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母亲对12岁的女儿小雪经常怒骂,动辄抽巴掌,邻居甚至半夜听到小孩呼喊“救命”的声音。记者了解到,女孩父母关系紧张,父亲已有五年不在家居住,母亲下岗依靠低保生活,由于长期与外界断绝来往,导致该母亲精神状况极不稳定,受此影响,小女孩经常上学迟到,有时还会不去学校。

  近日,记者来到小雪家中,看到小雪面黄肌瘦,身材矮小,不知何故又没去上学。她的母亲江女士告诉记者,她非常爱女儿,但因为不懂教育所以采取简单粗暴的方式。

  江女士(化名)是上海人,女儿小雪(化名)今年12岁,现读五年级。陈女士说,一次在小区散步,看到小雪肚子疼蹲在地上,手捂着肚子,直冒冷汗,询问为什么不去医院,却被江女士告知:“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。 ”

  陈女士表示,她听说,江女士患有精神疾病,经常打骂孩子,一个邻居称,有时会半夜听到小孩呼喊救命的声音。而一次亲身的经历让将信将疑的陈女士更担心小雪。 “去年,一次在她们家楼下,看到小雪妈妈很生气的教训小雪,骂的很难听,说着一巴掌打在小孩子脸上!”

  陈女士告诉记者,有时早上九点半出门买菜,经常看到小雪那时才出发去学校。据她了解,小雪母亲性情不定,有时让小雪上学,有时又把小雪关在家里,孩子的教育问题十分令人担忧。记者了解到,从小雪家出发到学校,需要十分钟路程,如果小雪九点半出发,到学校时早自习和第一节课已经结束。

  “小雪妈妈不能好好督促小孩学习,长时间下去,这小孩难免会产生厌学情绪,长大了怎么办? ”陈女士希望能够帮助这个家庭,但也不知该做些什么。

  日前记者来到小雪家,开门的正是小雪的母亲,而她的女儿也在家中。被问到女儿为何不去上学,江女士有些紧张,犹豫一会开门让记者进屋。一室一厅的房子不算大,布置简单、陈旧,地板多已腐烂,除了一台电视、一个不能用的空调外,像样的家具只剩下床和衣柜。

  在聊天中,记者发现,江阿姨思维混乱。“您不知道,我们家好像中邪了一样,一进我们家,就会犯困,我们母女俩早上总是睡过头。 ”江阿姨解释,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,从前能够每天都背着小雪上学,现在走几步路就背疼,加上家里 “中邪”因此小雪上课才经常迟到。“早上睡过头,十点钟才起来,怕去学校被同学嘲笑,所以就没去。 ”小雪接着妈妈的话说道。

  小雪的身材明显比同龄人矮小,看上去面黄肌瘦,牙齿也蛀得很厉害。在询问她的健康后,江女士居然哭了起来,“我不会教育孩子,我都不知道怎么教孩子,看到小孩子越来越大,我真怕将来管不了。 ”

  江女士拿出小雪小时的照片,照片中的小雪短头发、肥肥的脸蛋,笑容很灿烂。看着照片,江女士眼中满是慈爱,告诉记者自己很爱女儿,但教育方式有问题,方法粗暴简单,说不清楚只会打骂,其实她也很难过。记者离开时,江女士叮嘱小雪以后不能再迟到,不能睡懒觉,但记者第二日了解到,小雪还是中午才到学校。

  小雪的母亲有一姐姐,现住在江苏。她告诉记者,自从了解到妹妹家里的问题,她就会经常跑到上海照看妹妹,妹夫原来是开出租车,但五年前不知道什么缘故,与妹妹关系恶化到无法调和的地步,从此便不在家里居住,现在在做保安,虽然个人衣食无忧,但对小雪和妹妹却不能提供更多的帮助。

  前一段时间,江女士和小雪的父亲常先生将小雪的母亲“骗到”医院检查。 “医生说是精神分裂,开了一些药,可如果要比较系统的排查,就要住院,每个月要五千元,至少需要两万元,但能不能根治还是个未知数。 ”江女士说,面对较高的医疗费用,小雪的父亲选择了暂时逃避。

  记者多方调查,与小雪父亲常先生取得联系。 “我住在杨浦,孩子户口属于闸北,如果孩子跟着我,每天送到闸北来,会影响孩子学习。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为了孩子,跟孩子妈妈和不来,两个人老吵架,让孩子看到不好,因此选择不在家里住。从家里出来五年,一个星期也会来看孩子一两次,也会给孩子一点钱。 ”

  对于女儿的学习与健康问题,常先生表示无能为力:“女儿没什么问题,长得矮小,在这个年纪也很正常,主要的问题在她妈妈身上,她妈妈得了精神病,但医药费高昂,我也是束手无策。如果能够治小雪妈妈的病,对小孩也有好处,如果要帮忙就帮小孩妈妈治好病。 ”

  小雪的班主任范老师说,小雪十分聪明,虽然经常迟到,但成绩一直都还不错,保持在中等水平以上,小雪长得虽然娇小,但性格较开朗,与同学的关系也比较融洽。范老师告诉记者:“了解到小雪家里情况比较特殊,学校方面基本免除了小雪的各种费用,同时,为了督促小雪不迟到,有时会让距小雪家较近的同学叫小雪,小雪早上迟到的情况有所好转。 ”

  记者采访了彭浦新村街道未成年人保护委员会,工作人员叶女士表示,小雪家的情况比较特殊,小雪父母都健在,如果母亲确实存在精神疾病,小雪父亲是正常人,理应是法定监护人,可小雪父亲已经多年不在家,但双方一直没有离婚,因此青保办不可能逾越过小孩的父亲帮忙。

  “不管夫妻矛盾怎样,家里有什么纠纷,孩子的学业不能耽误,至少得保证小孩的教育问题。”叶女士表示,小雪所在的学校已经给她提供了许多关照,以后,青保办将会和学校共同努力,保证小雪的课业目标。

  彭浦新村居民委员会工作人员钟阿姨,是小雪家所在楼的楼组长,一直负责帮助解决小雪家的问题。钟阿姨告诉记者,小雪的母亲本不符合低保的条件,后是在居委会的帮助下,小雪母亲才取得低保。 “居民委员会做了很多努力,也希望提供更多的帮助,可是小雪的母亲拒绝帮助,把提供给的物品都扔了出来。 ”钟阿姨说,目前只有小雪的父亲出面抚养孩子,才能根本有效的解决问题,保障小雪未成年人的权益。钟阿姨表示,虽然现在无法根本解决问题,但为了保证小雪安全,一旦邻居再听到小雪呼喊救命的声音,她和楼里的居民便会迅速报警。

  小雪的阿姨江女士说,妹妹自尊心太强,不愿意承认小雪吃的、穿的不好,因此不愿意接受小区的援助,而丈夫离家多年,对他记恨是在所难免。但可以肯定的,小雪的母亲是爱自己的女儿的,只是由于不懂的正确的教育方法,再加上长期的自我封闭,让她只懂得打骂孩子。

  “希望社会上好心的人士能够帮助妹妹解决医药费的问题,妹妹这么多年带小雪不容易,也吃了不少苦,她也盼望着小雪长大成才,可是她现在连自己都照顾不过来,如果妹妹病能治好,对小雪将来的发展才会更有保障,毕竟孩子的成长离不开母亲的关怀。 ”

  上海市律师协会未成年人权益保护委员会主任傅平律师告诉记者,如果小雪母亲虐待女儿或则其行为产生社会危害性,派出所有权对其作出精神鉴定,变更监护权。但从目前情况来看,小雪母亲也是,简单的拆散这对母女并不人道,对双方都会造成伤害。

  变更监护权包含两个关键内容,首先是监护人由谁接棒。接棒的监护人可以是小女孩的祖父母、外祖父母,如果都已不在,可以由孩子的阿姨、叔叔等亲属作为监护人。傅律师认为,监护人具有监护权,不仅是法律上的规定,更多的体现了一种义务与责任,香港特码。例如被监护人涉及民事赔偿,监护人应具有责任意识,帮助赔偿。

  其次,是监护人是否具有监护意愿和监护能力。如果未成年人的父母没有监护能力,可以由法律规定并具有监护能力的人员担任监护人,监护能力不仅是经济上的保障,也包括对被监护人精神上的慰藉、开导,是否可以提供安全、稳定、良好的成长环境。

  傅律师表示,小雪母亲虽有精神分裂,容易亢奋,但目前神志清醒,况且她同样是。如果人为的拆散母女,不仅会对小雪母亲造成较大伤害,也对孩子的健康成长没有好处。因此,在可行的情况下,居委会可以尝试劝慰母亲,与其深交,从情感上感化小雪母亲。家属也应当积极为小雪母亲治疗精神疾病,让这个家庭早日回归正常轨道。